校友

当前位置 : 首页 > 活动 > 校友

道路是走出来的,时间是挤出来的 ——回忆我与浙大70年

编辑: 陈晗 作者:徐英含 时间:2017年09月20日 访问次数:1961

           1946年进浙大,成为浙大医学院首届学生,1951年去南京学习法医学,1953年回校任教,1998年退休(73岁),退休至今一直担任浙大司法鉴定中心顾问。回忆这70年,学习、工作、生活,历历在目。

浙大医学院1952级结业合影

后排左3 徐英含

   1951年卫生部举办第一届高级师资班,我们要填写志愿,我填的是临床课程,结果却被分配去南京法医师资班学习,思想上十分不通。我去找王季午院长,王院长希望我服从分配,并说法医师资班是著名的林几教授负责,在他指导下学习是难得的机会。我虽然思想不通,但也只好服从分配。1953年回学校(浙江医学院)任教,我是唯一的法医学教师,没有现存教材,没有设备,一切从零开始,困难是很大的。当时法医学是选修课,是已进入临床课的后期学生选课。究竟有多少学生愿意选修法医学,取决于我向学生介绍法医学内容的吸引力。不料学生听我的介绍后,全部选修法医学。我自己在做学生的时候,很喜欢听贝时璋教授给我们开的比较解剖学,他从不带讲稿,所以我也要求自己不带讲稿上课,为了上好法医课,我经常半夜起来备课。在内容上也加入我自已的科研发现。当时我在湖州杨家埠发现一具软尸,当将他揽腰提起时如无骨骼一样,可将尸体从脚一直卷到头部。经我研究认为其形成是棺外酸性土壤中水分进入棺内,乾隆年间埋葬的尸体停止腐烂,骨质脱钙所致。此文发表后,浙江日报、上海新民晚报都纷纷报道。这些内容加入到尸体现象章节中,内容就更丰富生动。

   为了教学、科研两不误,我在教研组内数十年中,每天是我第一个到教研组,寒暑假也不回家(早年我家在农村),留在学校做科研,做动物实验。数十年来,我巳出版专著30种(主编15种,参编15种),国内外发表论文140篇。

   我同届同学姜起立教授在我们共同编著的“回忆浙大”( 浙大医学院首届毕业生离校60周年对母校的怀念)一书中,在他的文章最后写道:“我们没有学过法医学,对法医学不了解,都不愿填写这一志愿,为此相持不下。为了完成上级的计划,最后决定班级团员每人都填报法医学。学校上报后的批复却出人意料。填写法医学志愿的,均未被批准为法医学师资,而未填写这一志愿的徐英含同学却被批准为法医学师资。当时徐英含同学情绪波动很大,但事已至此也无可奈何,只有服从分配,各自走向被批准的师资培训班。徐英含同学经一番考虑后也服从了分配。法医学虽非徐英含同学的志愿,但徐英含同学通过自己的努力与勤奋,在法医学方面作出了优异的贡献,著作等身,荣誉多多,成了法医界的权威,令人钦佩不已。”

   根据我自己的经历,我提出了自己的座右铭“道路是走出来的,时间是挤出来的”。20余年前,“中国微雕大师” 冯耀忠先生(0.03毫米的人体汗毛上能写并列两行字)把我的座右铭制成微雕艺术品赠送给我,这是我的无价之宝,我一直珍藏身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