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进教师

当前位置 : 首页 > 师资 > 新进教师

博观而约取所需,厚积而薄发所思 ——徐素宏研究员(2016)

编辑: 张琪 作者:蔡艳春 姜明春 时间:2016年11月14日 访问次数:1168

        阴雨过后的阳光格外温暖,就像今天我们将要采访的基础医学院干细胞与再生医学中心博士生导师徐素宏研究员,脸上的笑容那样爽朗亲切。推开门,阳光在徐老师的办公室慢慢散开,几个健身器材有序的摆在角落,简朴、干净,这两个词立马从脑海中迸现。在简单的问候后便开始了此次交谈。

薪火相传,博观约取

“回国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现在国内的科研氛围很好,无论是从人才、科研条件方面,都不比国外差,而且浙大的条件很好,能深入做学问。”徐老师去年12月份回国,很快在浙大基础医学院成立了实验室继续研究自己的课题——皮肤创伤后的修复与再生。在加州大学圣迭戈校区读博士后期间,徐老师的研究方向是以线虫为模式生物研究皮肤的损伤与修复,主要集中在细胞水平,回国之后,徐老师打算从分子水平入手,深入研究皮肤创伤修复的再生机制。

“我对学生强调的最多的就是效率,8小时做完绝不9小时做完。同时要锻炼开放、放松的心态,学会享受做实验的时间。”谈到实验室的氛围及培养学生,徐老师一直强调随和、开放的重要性,如一直开着办公室的门,方便学生进来交流、每周组会不限形式、不要求定期发文章或者必须做出多少实验数据等,保持学生的开放性思维,让学生可以做一些感兴趣的实验,看感兴趣的文献,同时每周的定期汇报保证大家都能按时完成实验进度,不拖沓、不严压。徐老师实验室现今有一名博士后,一名访问学者,一名博士,一名硕士,一名职工,氛围轻松愉快,同时学习氛围也很浓厚。徐老师表示很欢迎大家报他的实验室。

不忘初心,厚积薄发

在谈到是什么让他坚持走科研这条道路的时候,徐老师说起了他第一次接触科研时的情景。“我读研一时,在显微镜下观察蛙卵的发育,看到早期胚胎一分为二时也能正常发育成蝌蚪。之后我每十分钟拍一次,记录蝌蚪的形成过程,发育实在是太神奇了。我对这个产生了强烈的兴趣,提出了很多个为什么,然后尝试着去回答这些问题,那时我就觉得做科研是非常好玩的事情。”之后,博士期间,以蛙卵早期胚胎发育为基点,徐老师受到导师的鼓励,进行多方面的研究和实践,觉得机体再生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科研领域,里面有许多未知的东西,也许可以用新的方法和新的实验模型来研究。经过权衡,最后选择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Chisholm实验室做博士后,建立了以遗传学模式生物秀丽线虫为模型的研究机体损伤修复和再生的系统,获得了一些未知的发现。

 此外,徐老师还强调,科研是因为发现自己不会才去钻研,而不是因为会才去做。所以他很注重学生提出的问题,没有傻的问题,只有懒得思考的人。鼓励学生多提问题,多与学生交流,指导学生少走弯路,解决学生实验遇到的问题,都是徐老师一直坚持的事情。

K. Mullis在他的自传中写到,有天晚上开车走在环山公路,环山公路类似于DNA的双螺旋结构,灵感一来,他将车比喻成引物,进而设计出PCR技术。”在谈到如何保持开放性科研思维时,徐老师以K. Mullis为例,讲述了他自己的兴趣,平时坚持健身锻炼,假期会去陌生的地方旅游,来打开自己的思维,获取灵感,而不是简单的看文献、参加相关会议。徐老师还说道,科研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是自己一路的选择和大环境所造就的,自己在这其中要明确自己的方向与想法,不要随波逐流,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最后,徐老师还以过来人的身份传授我们读研的心得,“读研不能再像本科那样死记硬背,而是要对一件事物有深入的了解,提出自己的看法以及问题,训练出解决这个问题的思维与能力,具备了这些素质,今后无论是对继续从事科研或者其它工作,都会有很大的帮助。”我们深谙于心。

 

       徐素宏 博士

浙江大学医学部基础医学院干细胞与再生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国家“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

shxu@zju.edu.cn

0571-88981770

工作经历

2015.12-至今 浙江大学医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2014.06-2015.11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助理研究科学家

教育经历

2009.06-2014.05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博士后

2003.09-2009.04 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博士

1999.09-2003.07 武汉大学,本科

代表性文章:

1. Marian Chuang, Tiffany I Hsiao, Amy Tong, Suhong Xu†, Andrew D Chisholm (2016) DAPK interacts with Patronin and the microtubule cytoskeleton in epidermal development and wound repair,eLife DOI: 10.7554/eLife.15833.001 (IF: 8.303)

2. Xu S*, Chisholm AD*. (2016) Highly efficient optogenetic cell ablation in C. elegans using membrane-targeted miniSOG. Scientific Reports 6, 21271; doi: 10.1038/srep21271  (IF: 5.228)    

3. Xu S*, Wang Z, Kim KW, Jin Y and Chisholm AD*. (2016) Targeted mutagenesis of duplicated genes in C. elegans using CRISPR-Cas9. J. Genetics and Genomics

 http://dx.doi.org/10.1016/j.jgg.2015.11.004 (IF: 3.981)

4. Xu S*. (2015) The application of CRISPR-Cas9 genome editing in Caenorhabditis elegans, J. Genetics and Genomics, (invited review) Aug 20; 42(8): 413-21. (IF: 3.981)

5. Xu S, Chisholm AD. (2014) C. elegans epidermal wounding induces a mitochondrial ROS burst that promotes wound repair. Dev Cell. 2014 Oct 13; 31:48-60. (Comment in: Niethammer P, Stress Heals. Dev Cell. 2014 Oct 13; 31: 5-6, Highlight in Science Signaling, ROS to the Rescue, 2014 Oct 21;7:348 ) . (IF: 9.338)

6. Xu S, Chisholm AD. (2014) Methods for skin wounding and assays for wound responses in C. elegans. JoVE, e51959, doi:10.3791/51959 (2014). (IF: 10.113)

7. Xu S, Cheng F, Liang J, Wu W, Zhang J.(2012) Maternal xNorrin, a canonical Wnt signaling agonist and TGF-β antagonist, controls early neuroectoderm specification in Xenopus. PLoS Biol. 2012 Mar;10(3):e1001286. (IF: 8.668)

8. Xu S, Chisholm AD. (2011) A Gαq-Ca2+ signaling pathway promotes actin-mediated epidermal wound closure in C. elegans. Curr Biol. 2011 Dec 6;21(23):1960-7 (Comment in: Wood Wound healing: calcium flashes illuminate early events. [Curr Biol. 2012]). (IF: 8.983)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