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专栏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党群 > 学习专栏

理论学习——对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的新角色的认识

编辑: admin 作者:郭卫 时间:2010年11月05日 访问次数:19526

理论学习——对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的新角色的认识

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是近年来党的建设中重要的问题,作为一名学生党员有必要深入认识这一问题的来龙去脉。通过本次理论学习,本人基本认识了执政党和革命党的区别,如何逐步实现向执政党的转变,在这种转变过程中党应该着重解决的问题等问题,收获颇多。


一、 执政党与革命党的主要区别

一般来说,革命党是以某个阶级为基础,它存在的价值在于推翻另一个阶级的统治,这是他的本质特征。而作为执政党则不同,执政党在意识形态里强调阶级调和、阶级合作,通过社会合作扩大党的阶级基础和合作基础。作为执政党一般来讲都比较强调民主、协商。

革命党变成执政党之后,它的任务和目的发生了重大变化。对于革命党而言,任务目标就是夺权,运用的是暴力手段,同时要求有强有力的铁的纪律,党员就要冲锋在前不怕死。一旦执政,手里掌握了政权,目标和任务不可能再是夺取政权。手中有了权,它的任务就是怎么用好这个权。过去夺权的时候是给了老百姓以许诺的:原来的政权不行,只有共产党才能使社会更加快速地发展,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能使国家强大。这些许诺都要在掌握政权后去实现。这就是不一样的任务。

此外,执政党与革命党相比,所代表的基础发生了重大变化。革命的前提就是认为现存这个社会不合理,要推翻它。执政之后,如果继续用这套思维去思考问题,那就很麻烦。已经掌权了,如果仍然只代表个别阶级,将别的阶级统统排斥在一边,甚至采取消灭的办法,就会出大问题,整个社会会因此发展不起来。要想使社会发展起来,作为执政党,不能让社会各部分之间成天斗来斗去,必须想方设法整合各方面的力量,只要社会的这些部分仍然有促进生产力发展的作用,就不能去人为地消灭它们。

如果说革命党的基本任务是社会动员,那么执政党的目的就是维护已有的体制,让社会在体制下正常运作。

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核心问题是制度化。对发展中国家而言,这种制度化非常之困难,越成功的革命,革命的惯性就越明显,革命的“合理性”就越高,制度化就越难。

                                               《南方周末》

二、从革命党向执政寅转变要解决党在政治生活和政治体制中的定位问题

一般而言,执政党的合法性来源有三种。一是民众的“报恩”与认同。如上所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后党的合法性就来源于此。但这样的合法性基础是不能长久的。二是绩效型的合法性。也就是通过自己的政绩获得人民的认可。在文化大革命之后,党原来合法性基础受到严重损害,但二十年的改革开放,以及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赋予了党以一种新的合法性基础。在苏联、东欧发生巨变的同时,中国共产党能够成功地维持了他的地位,在很大程度上得归功于此。第三种合法性的来源,即法理的来源。也就是说,是法律所规定的程序,赋予执政者以合法性。

以下几方面来强化党的合法性基础。一是积极推进经济和社会发展。二是改善党的领导方式,继续从一些不重要的社会生活领域退出,建立社会生活的自主性。第三,加强反腐败的工作,强化自己的道德形象。第四,适时推进国家体制的法制化和民主化,为创造自己的法理基础做准备。

                          潘岳《对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思考》

三、加强执政党建设的两大关键问题

1、从实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入手开创党建新局面
第一,世界各国和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的历史和现实确切地证明:党群、官民关系问题是巩固共产党执政地位、搞好社会主义建设的一对影响全局的矛盾。
第二,现在的干群矛盾之凸现已是一个不容回避的客观事实。
第三,实行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是当今世界许多国家实行的反腐倡廉的行之有效的办法。对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轨来说,也是建设服务型政府必须借鉴的一项重要制度。

2、切实实行“两个民主”,激发党的生机活力
两个民主”指的是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人民民主与党内民主有密不可分的联系。推进党内民主建设的根本是牢固树立党员主体意识,切实保障党员民主权利。消除“官本位”、牢固树立党员主体意识是一个长期的意识形态革新的任务,仅靠思想教育、靠干部自律是远远不够的。最根本的是要从制度、体制、规章上切实保障广大党员的知情权、参与权、选举权、监督权等民主权利。
保障党员的参与权的最重要环节是党员参与各类相关项目决策的权利。保障党员知情权就是提高党务政务的公开性和透明度。保证党员监督权是防止党权腐败的根本。

黄宗良《新形势下加强执政党建设的两大关键问题》

四、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是提升我党执政能力的内在要求

所谓党的执政能力,就是党提出和运用正确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和策略,领导制定和实施宪法和法律,采取科学的领导制度和领导方式,动员组织人民依法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经济文化事业,有效治党治国治军,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本领。党的执政能力是新时期党建工作的基本着眼点和出发点,也是保证我们党真正做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基本前提。对于党的执政能力建设而言,问题的关键是党的每一个成员,每一个党组织要将终身学习的理念与我们党优良的党员干部教育传统结合起来,培育每个党员自主学习与持续学习的能力;将系统思考的模式与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和历史观结合起来,培养与提高党员以及党组织的整体观、大局观;将团队学习与知识共享等学习型组织的管理方法与我们党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的工作路线结合起来,培养与维系党的创新能力。总而言之,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的创建是新时期我们党加强执政能力建设的必然选择。

                          陈建越《执政党建设的重要战略抉择》

五、执政党在新世纪的历史重任

从中国文明转型的角度看,推进宪政民主实际上是一百多年来中国人始终没有完成的历史任务。我们民族一百多年所有的成就、进步、曲折与坎坷,无不与此息息相关,但这又是中华民族实现现代化必须过的一道坎,执政党无法回避这一历史重任。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社会变化中出现“三个快速”的特点:经济快速增长、腐败快速蔓延、社会利益快速分化。这不仅影响着经济的健康发展,而且转化为社会层面上的矛盾与冲突,且出现逐步激化升级的征兆。

社会矛盾与冲突问题的突出客观上要求有一个平衡协调各方利益的机制。民主政治,就是这样一个实现人民民主权利、和平管理冲突、协调各方利益的机制。如果不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政治就难以起到促进生产力发展的作用。所以,民生问题背后的实质是民权问题,即人民民主权利的实现和保障问题。

为了中华民族能在文明转型的历史进程中顺利闯过民主政治发展这一关,我们不只需要批判性、否定性思维,更需要探索如何以宪政法治有效保障社会的民生问题与民主权利。在这里,任何企图简单地用政治概念和口号原则来取代对历史发展规律的尊重和遵循,都必然误党误国,贻害中华民族及其子孙后代。由此,在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研究和探索上,我们要尽可能少一些形而上学的抽象政治概念束缚,多一些科学求真的精神;尽可能少一些政治雷区的禁锢,多一些宽松的研究争鸣氛围。人类社会的进步本身就是一个不断试错、纠错的过程,保护思想自由的权利,给探索者多一些爱护和宽容,是社会进步的必要条件。所有这一切都检验和考验着中国共产党的能力、胆识和胸怀。有理由相信,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中国共产党,是有能力更好地领导国家实现和平的、理性的、有秩序的民主政治进程,以完成她的执政使命的。
                         
蔡霞《执政党在新世纪的历史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