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专栏

当前位置 : 首页 > 党群 > 学习专栏

史海钩沉:共产党对于自由民主与青年教育的一些见解

编辑: admin 作者:翁坚 时间:2010年11月05日 访问次数:19039

——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历史回音

 
目前社会上有一些意见,认为中国共产党历来避谈民主,反对自由思潮。事实上,有很多资料表明,我们党对于自由民主思想不仅开诚布公,而且对其中的精华部分,持肯定态度由来已久。同事,在青年教育问题上,颇为重视,也有许多宝贵的见解。以下摘录上世纪四十年代《新华日报》、《解放日报》等党内刊物的部分资料,以飨读者。
 
摘录人:翁坚
 
1.言论自由:新闻事业的活力之源

    前天大公报登载了萧乾先生的伦敦通讯《虎穴的冲击》,一开始就论到开辟西欧第二战场的历史意义。他在讨论英美盟军的成功时,提出了这样一段教训: “此举吾人最应注意的,是五年来的欧战,英美知已知彼,一面保持自身的长处(如言论自由的维护),一面无时或忘学习敌人的强点。”
    他把言论自由等民主权利和向敌人学习并提,认为这是致胜的原因。萧乾先生在英国多年,是位记者,他的观察和结论,是应该重视的。他从英国的实际情形,深切的体验到,没有言论自由等民主权利,“有史以来军事上由惨败而至挺战的大翻身,”由退却转到反攻是不可能的。
    从这个事例,我们更容易了解,为什么罗斯福把言论自由列在四大自由的第一条,为什么罗斯福把言论自由列在四大自由的第一条,为什么邱吉尔把言论自由列在七项标准的第一项?正是因为他们重视言论自由,把纸弹的火力,动员并集中到揭露和打击法西斯主义,同时也热烈的欢迎人民批评政府政策和各种作战努力,揭露错误和缺点,提供建议和办法,才改正了种种错误,克服种种缺点,使民族更团结,人民更积极,士气更提高。这样,美国能雪珍珠港之耻,而转入反攻;英国便有雪敦克尔克之耻,而走向胜利。英美从大西洋到太平洋,从地中海到印度洋,从欧陆到缅甸;现在所以能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政治上的民主,是最重要的关键;而言论自由,又是极重要的一环。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罗斯福和邱吉尔都把言论自由确定为战争目的之一。在战时,要依靠他来打胜仗;在战后,还要依靠她保持永久和平。早在去年二月十五日,美国报纸编辑协会会议,在罗斯福亲自出席参加之下,曾通过议案,已预定设立特别委员会起草提议,以便日后或由美国政府主持与其他列强谈商,目的也是为了保证国际间的言论自由。今年四月二十二日,美国报纸编辑协会会议,又通过决议,认为全世界新闻和通讯自由对避免未来战争十分重要,决定请由国际协定形式,保障此项自由。《圣彼得斯堡时报》的编辑鲍恩特,且提议向美国国会请愿,要求宣布美国的国策,“拒绝承认侵害新闻与言论自由的任何政府和个人。”这些材料,不仅说明言论自由在彻底反法西斯主义、保障世界持久和平中的重要,也说明了盟邦新闻同人怎样重视言论自由,把言论自由看成和新闻事业血肉相连的东西。可以说,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健全的发展的新闻事业。没有言论自由,新闻事业本身是会枯萎的。所以,新闻界同人,随时随地都在团结一致,为言论自由而奋斗到底。
    中国的新闻界同人,是世界民主的新闻战线中的一部分。地域尽管不同,任务  却是共同的。每个记者都应该是反法西斯的战士,都要争取和保卫言论自由。今天 “记者节”日,我们竭诚向全国记者呼吁,亲密地团结起来,把笔锋瞄准日本帝国主义和汉奸,积极争取民主进步要求言论自由!
                              ——《新华日报》1944年9月1日社论 
原题《祝记者节》
 
 
 
2.每一个在中国的美国兵都应当成为民主的活广告
         ——1944年毛泽东与谢伟思等人的谈话
 
  美国已经干涉了有它的军队和物资运入的每一个国家。这种干涉不一定是有意的,也不一定是直接的。但是只要有美国的影响存在,干涉仍然是客观存在的。假如美国坚持把那些武器给予包括共产党在内的所有抗日军队,那就不是干涉。如果美国只把武器给国民党,实际上就是干涉。因为它使国民党有可能继续反对中国人民的意志。“干涉”,[毛泽东指出,他对这个词是有异议的,因为这个词用在下面这种情况下已失去了它的原意。〕以增进中国人民的真正利益,就不是干涉,它将为中国广大群众所欢迎,因为他们需要民主,只有国民党才反对它。 
美国现在的地位完全不同于珍珠港事变刚发生的时候,不再有任何需要或任何理由去栽培、哺育或抚慰蒋介石。美国可以告诉蒋介石,为战争计,他应当做些什么。美国只能在蒋介石顺从美国要求的条件下帮助他。美国人发挥美国影响的其它方法是多谈论美国的理想。在中国或在美国,每一个美国官员和任何中国官员谈话时,可以谈论民主。类似华莱士的访问就提供了良好的机会,这种机会应当更多一些,不要错过孔祥熙在美国的机会。 
每一个在中国的美国士兵都应当成为民主的活广告。他应当对他遇到的每一个中国人谈论民主。美国官员应当对中国官员谈论民主。总之,中国人尊重你们美国人民主的理想.
我提出,把我们军队当作一支政治宣传部队来使用是不允许的,我们没有象共产党政治部那样一类教育军队和指导这类工作的机构。
即使你们的美国士兵不作积极宣传,但只要他们出现并同中国人接触,就会产生好的影响。正因为这个缘故,我们欢迎他们在中国。国民党却不是这样,它需要把他们加以隔离,不让他们知道事情的真相。现在你们究竟有多少美国观察员在前线?我们乐于让你们的人到处走走。国民党却担心大量美国人在中国的影响,他们害怕美国人登陆仅次于他们害怕苏联参战. 
从相反的另一方面来看,有美国人在场也是好的。如果美国分布得很广泛,他们对国民党就会产生一种约束作用,国民党要制造麻烦就更加困难。昆明是一例子,那个地方已经变成自由主义思想和学生自由活动的中心了,因为在这么多美国人的眼皮底下,国民党是不敢逮捕学生和把学生投入集中营的。拿这一点同西安相比,西安的美国人非常少,特务就横行无阻
美国刊物对国民党提出批评是很好的,它的效果不可能马上就看得出来。甚至看来常常会暂时地产生不良反应。但只要它是光明正大的(如果它是光明正大的话,国民党就会辨别出来),就会引起国民党犹豫考虑,因为国民党需要美国的支持.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编
                                《党史通讯》1983年第20-21期
谢伟思(1909—)美国人,时任中印缅战区司令官兼蒋介石参谋长史迪威将军的政治顾问,1944年7月陪同美军观察组到延安。主张美国政府对国共两党一视同仁。
 
 
 
3.读书与自由
 
几天之前我曾接到一封不相识者的来信,无须说明这是一个纯洁的热血青年,他对现在的某些不大开明的学校,很发了一阵感慨(我不敢名之为牢骚),原因是他们的生活越过越难了。青年的路子越过越窄了,吃不饱,穿不暖,居不安,行不便,这且不说,青年人吃点苦原算不得什么;但最苦恼的是:住在学校里没有读书的自由,怀着一腔热血,满心想爱国,希望替国家民族真正做点事情,然而却又无行动的自由,到这里青年们似乎实在失去了最后的忍耐力了。可是现在正是抗战呀,不忍一口气又能怎么样呢?于是乎苦闷,苦闷之余,便觉感慨横生了。说到这里,似乎应该发点议论了。我很奇怪有些“教育家”们,素以“读书救国”论者自居的,竟不准学生有读书的自由,某某报看不得呀,某某书包含着“危险思想”呀,学生应该坐在教室里老老实实呀,真啰嗦得够呛。试问学生在学校里不能够自由读书,他还来进学校干吗?难道单是晓得了课本上的那点知识就够了吗?学生进学校不是为了来求知的么?
不特此也。尤甚于此者的,社会科学一类的书籍,固然不能读;即使连看文艺小说也觉有些“不稳”了。真是白昼见鬼,岂不令人笑掉牙齿!
读书固可贵,自由尤为可贵。我们要自由,更要求青年在学校里有自由读书的自由。难道这是不合理的要求吗(所谓读书,当然要把汉奸书报除外,凡系抗战书报均有自由阅读的权利)?噫欤!今之世,难矣哉!
 
                                 ——《新华日报》 1940年4月7
 
 
4.驳“灌输”理论
 
今天我们都很重视青年,把中国的未来,中国的前途,都寄托在青年身上.这是不错的.我们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青年常起着前进运动号手的作用.历史上的“五四”运动、“五卅”运动、“一二九”运动,充分表现了青年在社会上政治上的伟大作用.三年来的抗战中,在前线,在后方,   在游击区里,青年们更提供了无数舍身为国、英勇奋斗的光荣模范.
因此,社会各方面都关心着青年的训练问题,尤其是思想训练问题.就是如何使青年的思想和行动能有正当的发展,把青年们训练成有用之材,使他们将来能担负建设新社会新国家的责任.关于这个问题,各方面的意见归纳起来,可分两种,一种是主张思想统制.这就是说,把一定范围以内的思想,灌输给青年,对于这种思想是没有怀疑和选择的余地的.“信仰往往为求其稳固起见,而不容怀疑,不许批评;又为求其普遍起见,而不容选择,不容规避(《学生之友》).另一种主张是思想自由.这就是说,“我们应给青年的是一个呼吸自由的气圈,不是含有窒息性的气围;应给他们各种各式的滋养,使能各按本性去消化吸收;不应拿着某种定型去一孔出气地陶铸”(《大公报》).前一种主张认为如果没有统制,则青年知识不丰,阅历不够,容易走上错误的道路.后一种主张则以为,思想是活的,不是死的,要启发、要引导,使被训练者自觉的自愿的走上正确道路,否则便不能发生作用.
要正确解决青年思想训练的方法问题,让我们来看一下,对于一种思想从无信仰进到信仰,经过怎样的过程,怎样的道路,关于这个问题,近代国际革命运动史以及中国革命运动史,都提出了非常丰富的材料和例证.
一种思想要在民众中取得信仰,一般地说来,应当有下列的条件.第一,这思想本身不是死去的公式,而是能够解释各种现象的完整思想系统,青年人面前遇到的难题,有了这种思想,就可迎刃而解.这样青年才会感觉这种思想之可贵.第二,只有抽象的理解还不够,必须让青年参加这种思想所领导的活动.获得自己实践的经验,以从经验中证明这种思想的正确.实践是考验一切真理最重要的尺度.一种思想是不是真理,不凭人口中的话,而要看实践中所表现的客观事实.人们决定对于一种思想相信与否,总是依靠事实和自己的经验的.第三,由不信仰走到信仰,只能经过说服、引导,只能是自觉的自愿的,而不是强迫的命令的.只有自觉和自愿,才能产生心悦诚服的信仰,和惊天动地的创造活动.一般民众都是如此,青年尤其是这样.
如果走相反的道路,则结果都是十分可悲的.有许多事实说明在强迫注入的训练之下,青年感到很大的痛苦.(略)青年们如果在思想方面寻不到出路,就要在别的地方来使用青春的热和力了.于是颓废派的诱惑来了.饮食征逐、声色狗马,占住了一部分青年的纯洁身心.于是读死书的风气盛行了.“今日埋头读书,明日努力建国”.结果一部分青年和抗日脱了节.于是苦闷了,徘徊了,悲观了,失望了.一部分青年葬埋在愁眉苦眼的低气压之中,这样青年失去了应有的团结和统一,失去了必要的锻炼和修养,一任大好的韶光,空空溜去.这是青年的莫大损失,这是国家民族的莫大损失.
这种办法是必须改正的.我们主张思想应当是自由的.在现在,在三民主义和团结抗战的思想总方针下,应当让青年们把学习与抗战工作联系起来,使他们在实际生活中体验出革命思想的正确,产生对民族解放事业的坚固不移的信心,锻炼出为人民大众服务的艰苦耐劳的作风.和民族解放事业不相容的,是汪逆精卫的破坏抗战、妥协投降的思想,帝国主义输入的奴化思想等等.对于这些反动的思想,要实行思想的斗争,使青年们自觉自愿的反对它们,厌弃它们.民族的战士,不是在学校里面,关起大门,用一种“定型法”的思想喂养得出来的,而是在复杂的民族解放斗争中锻炼出来的,这正象栋梁之材不是在暖室里长成、而是在风霜雨露之中长成一样.
——《新华日报》1941年6月2日社论
原题《青年思想训练问题》
 
 
5. 全民民主优于阶级民主:以三三制为例
 
三三制的民主,比阶级民主的内容更丰富,要有包涵同中之异的度量,和发现异中之同的见解,要有驾御一切的远见,才能取得一切的赞成。然而一切都归宗于一点:民主习
惯,遵守决议,不以私害公。
    目前民主作风的养成,共产党员应为首导,一,是共产党员有实力的区域,易使人畏;所以他首先须约束自己。别人对的,虚心采取;自己不对的,马上改革。追求真理,没有成见。其次,共产党人要知道党外人士的生活习惯,不是和共产党人一样,否则会使他们感到不满与不安。第三,要有诚恳说服的态度,要知道有枪的人一句话不谨慎,可以使人家一晚睡不着觉,而勉强使人家服自己,常常使人气破肚子。如果说阶级民主今天这样明天仍是这样,甚至后退;那末,三三制民主,必然是使政治一天赛过一天。因为三三制内包有阶级党派的矛盾,矛盾是推进机;不进必然是矛盾爆裂或者窒息,而三三制也就不复存在。
前进的纲领与建议,前进的工作效率和彻底执行——言行一致,上下一致,是三三制的营养剂。比如共产党西北局的五一政纲,二届参议会中某些决议和某些提议,不管提出的是谁,而因为恰合于大多数人的要求,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而见诸实施。于是三三制就更有力了。因此参加三三制各阶级各党派必须力求进步,否则不会在政权和民意机关中出色,尤其有实力的党派,更应提高自己,以党的卓越的政策和党员的模范,行动加上“开诚布公”,才能保持住与提高其领导地位。           
                                  ——《解放日报》1942年3月26-27日
摘自谢觉哉《三三制的理论与实际》